◆分者,半也,春分顧名思義就是春之半。這一天,晝夜均而寒暑平,此后,氣溫回升,萬物復蘇,越冬農作物開始生長。換言之,春分是春耕的重要節氣。

◆春,在人們心目中總是代表著新鮮和美好,可惜,走得最急的總是最美的時光,從初春到春分春半,仿佛只是一眨眼,于是,“春半”成為重要的創作母題,佳作車載斗量。

春分,春季的第四個節氣,和秋分一樣,“晝夜均而寒暑平”,也因此被稱為“日中”或“日夜分”。又因九十天的春季在這一天恰好過去一半,春分還有“春半”的別名。春分時節,“輕暖輕寒”,正是賞花賞春、育秧植樹的好時候。春分祭日,乃古代的國之大典;在民間,豎蛋、送春牛、吃春菜和太陽糕等都是春分習俗。

春分多雨,春雨釀春愁,從賞花惜春到春雨春愁,文人墨客的筆端由此涌現出車載斗量的名篇佳章,為這一節氣籠上詩情畫意。

【麥過春分晝夜忙】

春分前后,正是育秧插秧、植樹造林時,踏青賞春、蕩秋千和豎蛋都是為人熟知的春分習俗

每年3月20日或21日,為春分。分者,半也,春分顧名思義就是春之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曰:“二月中,分者半也,此當九十日之半,故謂之分。秋同義。”

西漢哲學家董仲舒的《春秋繁露·陰陽出入上下》則云:“至于仲春之月,陽在正東,陰在正西,謂之春分。春分者,陰陽相半也,故晝夜均而寒暑平。”古人將春分、秋分、夏至、冬至、立春、立秋、立夏、立冬合稱四時八節,意即四季中的八個節日。春分分三候,“一候玄鳥至,二候雷乃發聲,三候始電”,說的春分日后,燕子便從南方飛回來了,下雨時會電閃雷鳴。唐人元稹的《春分二月中》:“二氣莫交爭,春分雨處行。雨來看電影,云過聽雷聲”,活脫脫便是春分三候的唐詩版。

春分和秋分都是“晝夜均而寒暑平”的日子。這一天太陽光直射赤道,地球各地的晝夜時間相等,故古代把春分、秋分稱為“日中”或“日夜分”,民間則有“春分秋分,晝夜平分”的諺語。春分之后,太陽從赤道向北移動,北半球的白晝越來越長,即所謂“吃了春分飯,一天長一線”,氣溫回升,萬物復蘇,越冬農作物開始生長。換言之,春分是春耕的重要節氣,故而農諺云“春分麥起身,一刻值千金”“二月驚蟄又春分,種樹施肥耕地深”“麥過春分晝夜忙”,而且還往往提及種瓜植豆,如“春分前,好布田,春分后,好種豆”“春分有雨家家忙,先種瓜豆后插秧”。另外,“春分刮大風,刮到四月中”和“春分不冷清明冷”等,則是預測天氣的諺語。

繁枝容易紛紛落,嫩蕊商量細細開,春如十三女兒學繡,一枝枝不教花瘦,春光明媚的春分時節正是育秧插秧、植樹造林的好時候。清初大詩人宋琬《春日田家》詩云:“野田黃雀自為群,山叟相過話舊聞。夜半飯牛呼婦起,明朝種樹是春分。”夜半三更就起來喂牛,準備翌日春分種樹,可見農戶的辛苦,不過如此辛勤勞作都為的是金秋的豐收,主人公的情緒是昂揚向上的,詩歌的調子也是明朗曠達的。五代到北宋時期的學者、作家、書法家徐鉉常有詩詞寫春分,如:“仲春初四日,春色正中分。綠野徘徊月,晴天斷續云。燕飛猶個個,花落已紛紛。思婦高樓晚,歌聲不可聞。”(《春分日》)清婉靈秀,含蓄質樸,頗具古詩十九首的氣韻。

春分要祭日,清人潘榮陛《帝京歲時紀勝》記載:“春分祭日,秋分祭月,乃國之大典,士民不得擅祀”。而在民間,春分要“吃春菜”。所謂“春菜”即野莧菜,嶺南人稱作“春碧蒿”,與魚片一同入湯,稱“春湯”。俗語云:“春湯灌臟,洗滌肝腸。闔家老少,平安健康”。春分日,還要和元宵節一樣吃湯圓,而且除了自己食用,還要煮一些不包心的湯圓,扦在竹叉上,再放到田間地頭,引誘麻雀前來啄食,民間認為這樣可以把麻雀的嘴粘住,它們就不會破壞農作物了,即“粘雀子嘴”。我國大部分地區,如北京、天津、山東、浙江等地有春分釀酒的習俗,據說這天釀的酒特別甘醇濃香,且能令莊稼豐收。在山西陵川,春分日不僅要釀酒,還要用酒醴祭祀先民。而食用太陽糕則是舊時北京十分流行的春分習俗——太陽糕是一種由大米和綿白糖制成的糕點,新上市時往往印有紅色的“太陽”圖案,生動可愛。春分時,天氣回暖,適宜食用糯米、紅棗等食物,此時吃太陽糕,既包含了人們對于美好生活的愿想,也符合養生原理。另外,湖南安仁縣還有一項重要的春分民俗活動叫“趕分社”——有道是“藥不到安仁不齊,藥不到安仁不靈,郎中不到安仁不出名”,有宋以降,每到春分,安仁都要開藥市以紀念炎帝在當地“制耒耜奠農工基礎,嘗百草開醫藥先河”的功績,并祈求豐收安康。“趕分社”分祭祀、交易、集會三個部分,春分那天是高潮。

春分還要送春牛——二開紅紙或黃紙印上全年的節氣,再印上農夫耕田的圖樣,便是“春牛圖”。送圖人能言擅歌,一家家去送,說唱些關于春耕和不違農時的俗語,還往往即興發揮把聽者逗樂,俗稱“說春”,而說春人自然便是“春官”了。而更為人熟知的春分習俗是踏青賞春、蕩秋千和豎蛋——好不容易脫下厚重的冬裝走在駘蕩的春風里,踏踏青蕩蕩秋千確實是再愜意不過的了??蔀槭裁凑f“春分到,蛋兒俏”,要玩豎蛋呢?據說,這是因為春分這天晝夜平衡,萬物也處于力的平衡,所以最容易把蛋豎起來:最好選擇一個光滑勻稱、剛生下四五天的新鮮雞蛋,因為此時蛋黃下沉,蛋的重心下降,有利于豎立。

【春分雨腳落聲微】

春半的雨在文人眼中輕盈、朗潤,是和煦春日里最詩意精致的點綴,卻也往往因春光流逝而染上了惆悵

春分前后往往多雨,甚至還可能下雪,料峭春寒教人頗難消受。徐鉉就喜著筆于春雨:“天將小雨交春半,誰見枝頭花歷亂。”(《偷聲木蘭花》)、“春分雨腳落聲微,柳岸斜風帶客歸。”(《七絕》)無不筆姿輕倩,清新可喜。大文豪蘇軾也曾寫道:“雪入春分省見稀,半開桃李不勝威。應慚落地梅花識,卻作漫天柳絮飛。不分東君專節物,故將新巧發陰機。從今造物尤難料,更暖須留御臘衣。”(《春分后雪》)春分后的雪讓剛剛綻蕊的桃杏和剛剛脫下寒衣的人們都禁受不起,坡仙筆底非常寫實。而宋元間詩人方回曾因春半久雨不晴而意興闌珊,居然一個多月不洗澡梳頭,高臥不起:“月余不浴不梳頭,垢服埃巾獨倚樓。萬古事銷閑里醉,一年春向雨中休。天時才暖又還冷,人世少歡多是愁。治亂無窮如糾纏,華山高臥最為優。”(《春半久雨走筆五首》之一)而若是終于盼來了麗日晴空,人們自然胸懷舒展心情舒暢,如金人完顏壽《春半喜晴》詩云:“陰寒二月雪含云,兩日開晴淑景新。借問海棠紅幾許?杏花楊柳不曾春。”春分,正如南宋詞人趙長卿《點絳唇》所言:“輕暖輕寒,賞花天氣春將半。”

自古哲人多憂思,春意越濃,越容易引起愁人之愁懷愁思,更何況春分時節春已過半,惜春情緒自然越釀越濃。唐人權德輿《社日兼春分端居有懷》詩云:“清晝開簾坐,風光處處生??椿ㄔ娝及l,對酒客愁輕。社日雙飛燕,春分百囀鶯。所思終不見,還是一含情。”北宋歐陽修《踏莎行》詞云:“雨霽風光,春分天氣,千花百卉爭明媚。畫梁新燕一雙雙,玉籠鸚鵡愁孤睡。薛荔依墻,莓苔滿地,青樓幾處歌聲麗。驀然舊事心上來,無言斂皺眉山翠。”杜安世《少年游》詞則云:“小樓歸燕又黃昏,寂寞鎖高門。輕風細雨,惜花天氣,相次過春分。畫堂無緒,初燃絳蠟,羅帳掩馀薰。多情不解怨王孫,任薄幸、一從君。”三位文豪都是描花繪燕,滿紙大好春光,又油然而生春愁——不管新愁舊愁,總教人借酒澆愁,皺了眉頭。而且,春愁總是和春雨聯系在一起,我很喜歡明末清初江南才女徐燦的一首《卜算子》:“小雨做春愁,愁到眉邊住。道是愁心春帶來,春又來何處?屈指數花期,轉眼花歸去。也擬花前學惜春,春去花無據。”作品瑯瑯上口,明白曉暢,以雨寫愁,以愁摹雨,春雨春愁渾然莫辯,但亦不失俊賞蘊藉。徐燦還有一闋《如夢令》:“花似離顏紅少,梅學愁心酸早。生怕子規聲,啼綠庭前芳草。春老,春老,幾樹垂楊還裊。”詞句流麗,筆姿秀倩,大有易安居士之風。

春,在人們心目中總是代表著新鮮和美好,可惜,走得最急的總是最美的時光,從初春到春分春半,仿佛只是一眨眼,于是,“春半”成為重要的創作母題,佳作車載斗量。如李后主的《清平樂》:“別來春半,觸目柔腸斷……離恨恰如春草,更行更遠還生。”據說此詞作于乾德四年(966),當時其弟從善入宋久不得歸,李煜思念日深,乃有此千古名篇。又如五代馮延巳的《醉桃源》:“南園春半踏青時,風和聞馬嘶。青梅如豆柳如眉,日長蝴蝶飛?;吨?,草煙低,人家簾幕垂。秋千慵困解羅衣,畫梁雙燕歸。”只見青梅結子,蝴蝶飛飛,芳春已過半,游春少婦秋千戲罷羅衣輕解,忽聞雙燕呢喃,更覺人單燕雙,情何以堪?!這是詞人替閨中佳人代擬“春半”的悵惘幽怨,情致幽微。又如晚唐杜牧的《村行》:“春半南陽西,柔桑過村塢。裊裊垂柳風,點點回塘雨。蓑唱牧牛兒,籬窺茜裙女。半濕解征衫,主人饋雞黍”,作者村行遇雨,只得到村民家中躲避,主人淳樸熱情,客人心情愉悅。當然,這首詩最可愛的是第三聯“蓑唱牧牛兒,籬窺茜裙女”,兼用倒裝和擬人,動詞亦鮮活逼真,將微雨中的山村春景描摹得十分生動。杜牧還有一首《惜春》,從“春半年已除”說起,感慨“誰為駐東流,年年長在手”,則不僅是傷春惜春,亦有光陰如水盛年不再的喟嘆了。

清初順、康年間的無錫女曲家顧貞立有一套寫春半的北曲細致地描述她在明艷的春色里情不自禁濡墨渲毫:一宵好夢,到朝來卻見雨洗庭花分外嬌,而雨霽后明媚可愛的陽光又照進深閨與她作伴。作品音韻輕柔和諧,女主人公在春日里的慵懶、悠閑和翰墨雅事都隨著她的好心情留在了紙面上。當時的女曲評家王端淑譽之為“筆姿秀倩,宜出閨人口吻”,其最后一支是〔駐馬聽〕:“宿雨朝煙,露浥胭脂數點;閑庭寂寞,惜花人起夢尤淹。傍妝臺幾度懶臨鸞,整凌波款步青苔蘚。笑嫣然,看朝陽一朵春光綻。”呀,“看朝陽一朵春光綻”,多么蓬勃、蔥蘢的春日心情啊。顧貞立的弟弟顧貞觀亦有一闕強調莫負春光的《柳梢青·花朝春 分》:“乍 展芭蕉。欲眠楊柳,微 謝 櫻桃。誰把春光,平分一半,最惜今朝?;ㄇ氨队X無聊。任冷落、珠鈿翠翹。趁取春光,還留一半,莫負今朝。”

可惜,在命途多舛的才人筆下,更多的卻是惜春送春的惆悵——南宋杭州女詩人朱淑真婚姻頗不如意,春愁滿紙,揮之不去,在其《斷腸集》里隨處可見這樣的句子:“滿院落花簾不卷,斷腸芳草遠”(《謁金門·春半》)、“午窗睡起鶯聲巧,何處喚春愁?綠楊影里,海棠亭畔,紅杏梢頭”(《眼兒媚》),最著名的則是“獨行獨坐,獨倡獨酬還獨臥。佇立傷神,無奈春寒著摸人”(《減字木蘭花·春怨》)。也許正因如此,87版《紅樓夢》匠心獨運,安排苦命的香菱在生命的最后時刻一直捧著一冊朱淑真的《斷腸集》,這細節雖不見于原著,但委實妥帖,頗見巧思。而易安夫人那闋著名的《如夢令》寫的也是“春半”:“試問卷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雨疏風驟之后,綠肥紅瘦,連那春容春意也一并瘦盡,叫人嘆惋不已。李清照落筆委實妙極,后世女子步武者甚眾,如“卷簾無語對南山,已覺綠肥紅淺”(宋·朱淑真《西 江 月·春半》)、“悵昨 夜雨疏,今朝風驟,落花小徑,飛絮平池”(清·吳藻《風流子》)。

總之,春半的雨在文人眼中輕盈、朗潤,是和煦春日里最詩意精致的點綴,卻也往往因春光流逝而染上了憂傷與惆悵——在春分這一頗耐人尋味的時間節點上,人們一邊享受春回大地意興盎然,一邊則備感春逝荼蘼的幽怨感傷。

相關鏈接

《紅樓夢》以“冷香丸”為春分留下別樣注解

古典名著《紅樓夢》堪稱節令寶典,對春分自然也有奇思妙構。其中最為人熟知的首推薛寶釵的“冷香丸”。

書中言道,寶釵因“胎里帶來一股熱毒”而常備冷香丸。這冷香丸的方子,藥料一概都有限,只難得“可巧”二字:“要春天開的白牡丹花蕊十二兩,夏天開的白荷花蕊十二兩,秋天的白芙蓉蕊十二兩,冬天的白梅花蕊十二兩。將這四樣花蕊,于次年春分這日曬干,和在藥末子一處,一齊研好。又要雨水這日的雨水十二錢,白露這日的露水十二錢,霜降這日的霜十二錢,小雪這日的雪十二錢,把這四樣水調勻了,再加蜂蜜、白糖等,和了龍眼大的丸子,盛在舊磁壇里,埋在花根底下”,一旦發了病,就拿出來一丸,用一錢二分黃柏煎湯服用。

四種白色鮮花的花蕊在春分這日曬干,再用節氣當日的雨露霜雪調和,炮制如此煩難的藥品,顯然和著名的紅樓美食“茄鲞”一樣,出于曹公的精心杜撰——茄鲞無疑是形式大于內容,而冷香丸更是“碎拆下來不成片段”的“七寶樓臺”,并無實際的藥理依據。

當然,這并非精通醫道的曹雪芹的失誤。正如脂硯齋所言:“歷著炎涼,知著甘苦,雖離別亦自能安,故名曰冷香丸;又以謂香可冷得,天下一切無不可冷者”,冷香丸正是藝術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絕妙產物。假如《紅樓夢》一本正經地告訴讀者,春分時節飲食應講究“調其陰陽,不足則補,有余則瀉”,不妨多食用蔬菜水果以補充冬季體內維生素和礦物質的消耗,那他就不是文章圣手曹公雪芹了。

標簽: 春分習俗 二十四節氣 春分時節 春分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