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以前,中國瓷器以素為美的士大夫美學追求可謂登峰造極,以宋代五大名窯為代表。到元時,馬背上蒙古民族“藍天白云”的審美導向,開啟了東方古陶瓷美學的燦爛新篇。這就是景德鎮燒造的元青花。在元之前,是沒有青花一說的。所謂的“唐青花”和“宋青花”,在學術界尚存爭議,只是鞏縣窯和龍泉窯試燒的非主流藍彩瓷,并未得到唐宋時代官方和民間的認可。從元青花始,中國瓷器不再固守極簡主義,進入青花和彩繪競相綻放的時代。

元青花以蘇麻離青的神秘幽藍,贏得世人追捧。然而,人們很快發現,元青花是一個無法獲得歷史文獻證實的尷尬命題——長達五百多年的青花燒造歷史,沒有任何關于元代燒造青花瓷的記載。所有文獻都認為,創青花從明永樂鄭和下西洋,帶回來蘇麻離青開始。故宮收藏有宋至明清的許多文物精品,獨缺元代青花瓷傳世記錄,也支撐此觀點。直到1952年,英國大維德基金會藏至正十一年青花象耳瓶,被研究者波譜定為14世紀青花瓷斷代標準器,并得到全世界中國古陶瓷學者的公認,并定名為“至正青花”,從此掀開元青花神秘的面紗。有一種說法稱,全世界元青花完整器存世量約300多件,其中200余件在國外,100余件在國內國有收藏機構。盡管這種說法飽受質疑,但也從一個側面印證了元青花的珍稀和名貴。

元至正前后用于陶瓷呈色的蘇麻離青,顛覆宋人以素為美的審美標準

蘇麻離青,也有叫“蘇泥麻青”“蘇渤泥青”“蘇泥渤青”的。關于蘇麻離青最早的記載,是明萬歷年間王世懋的《窺天外乘》:“……官窯,我朝則專設于浮梁縣之景德鎮,永樂、宣德間,內府燒造,迄今為貴。以蘇麻離青為飾……”

蘇麻離青作為呈色料,用于陶瓷裝飾,造就了中國陶瓷史上杰出的青花品種——元青花和永宣官窯青花。它來自古代波斯地區,也有說來自南洋蘇門答臘的。大約在元至正前后,景德鎮的陶瓷工匠們,成功地將“蘇麻離青”應用于陶瓷呈色。以白瓷為地,以蘇麻離青作料,于釉下彩繪花鳥、靈獸和人物。宋人以素為美的審美標準,至此來了個顛覆。東方的青花,原來可以如此濃烈。元朝書生與西域人,在陶瓷審美觀上,找到了共同點。十四世紀中葉,景德鎮工匠們使用商人從中東販回的蘇麻離青,燒造出了亮麗的青花瓷器,賣到中國各地,東南亞,甚至更遠的中亞地區。青花替代影青成為景德鎮的主流產品。

蘇麻離青的最大魅力,在于成就了明亮鮮艷的元代“至正青花”。至正(1341-1368),元代最后一個皇帝元惠宗的年號。當時統治者的政權正在走下坡路,江南多地遭致割據軍閥和民間力量的反抗。景德鎮的千年窯火,能在各方戰事的間隙存活下來真是奇跡,并且,青花大放異彩。南方的漢族軍閥和白蓮教徒們,將青花虔誠地供奉,在一般的日常審美之上,又賦予了青花瓷純潔的精神意義。從至正十一年起的二十年,景德鎮一直陷于戰爭的旋渦。瓷都的地位并未因此削弱,相反還得以在戰爭的縫隙里,逆勢生長。天下人都知道青花瓷是當時最厲害的中國制造,能帶來豐厚的貿易收入。那些過路強人,需要軍費,需要青花瓷。周邊戰事很火?,幚?、湖田爐火也很旺。

在元青花以前,瓷器的繪畫和刻花都由民間的陶瓷工匠完成。因為元末的戰亂,北方的大量民間藝人和漢族書畫家,不約而同云集到戰事相對平靜的后方景德鎮。專業畫師的加盟,極大地提升了元末青花瓷器的繪畫水平。比如,我們在元青花月影梅紋飾中,就看到了王冕等文人書畫的影子。

元末景德鎮的畫師們,發現這種叫蘇麻離青的東西,有著憂郁的青中帶紫,天然地適合用來書寫自己的情緒。江南的書生擠在狹窄的山水里,時間長了,自然蓄積了更多向外突破的力量。蘇麻離青,實現了藍的發色突破,由近處的墨黑,到遙遠的幽藍。景德鎮的畫師們走出昨天的書齋,眼前的山水豁然開朗了——湛藍的松煙發色,艷麗濃烈,清晰通透;凝聚處結晶斑兀自閃爍,烏黑而濃重的結晶斑,向釉下凹去,深入胎骨,肌膚一樣凹凸不平,狀如起伏跌宕的情緒。

對自然的崇拜,對人生境界的追求,延續了兩宋到元的文脈。青花畫師們在亂世中找到了情感共鳴。他們躲在南方的天井里,畫羈傲不遜的龍鳳麒麟,瘦骨嶙峋的月影梅花,纏繞牽扯的夏蓮秋菊,也畫“八仙”,畫“全真七子”,畫英雄人物故事:鬼谷子下山助孫臏,蒙恬將軍,蕭何月下追韓信,周亞夫屯軍細柳營,尉遲公單鞭救唐王,劉關張三顧茅廬請諸葛亮,打虎英雄武松三碗不過岡……

江西高安元代窖藏青花的考古大發現,實證元青花的存在,鏈接陶瓷記憶縫隙

1980年11月29日下午,燦爛的青花,盛開在江西高安第二電機廠的基建工地。農民工們的一鋤頭,開啟了一扇寶庫之門。直徑1.3米、深0.8米的地窖里,竟然藏有245件元代文物,其中19件為青花瓷。這從考古發現的角度印證了元青花的存在,而伊朗和土耳其的傳世元青花館藏則確切地表明了元青花來自中國。

以后很長的一段時間內,文物專家們持續對這批文物保持追捧的激情,一點一點放大著發現的魅力。這是關于元代青花瓷器的一次重大發現,數量全國第一,世界第三。

那堆寶物中的明星——19件元青花中,一件為云龍紋獸耳蓋罐,兩件為云龍紋荷葉蓋罐,四件為云龍紋帶蓋梅瓶,兩件為牡丹云肩紋帶蓋梅瓶,一件為帶蓋紋花觚,九件為各式高足杯。

獸耳蓋罐。獸耳鼻銜環,帶蓋,獸頭。敦實渾圓的造型,給人安全感——像彌勒菩薩,肚子大,用得著用不著的雜物,一股腦往里裝,還不會覆翻。牡丹紋飾和云龍,刻畫在最開闊的腹部。大團的牡丹,以最民間的姿態打開,開放得大大咧咧,毫無保留。游走的行龍,在龍紋上下方,留下大片飛白,予人天空和白云的想象。龍乃中國古人的靈感產物,它代表了某種神圣不可侵犯的權力和地位,被帝王們自視,也被百姓追捧。描繪于青花罐的龍,修長,虬曲,龍頭向上,雙角后仰,兩眼正視,細頸,曲腹,蛇尾,龍鱗密布,三爪特別帶勁。這三爪的力度,有別于元以后歷朝畫法。文物專家以此為標識,區分元明清各朝龍紋。

荷葉蓋罐。共有兩只,主體都是三爪龍和纏枝牡丹。追逐的龍,彰顯著某種神秘莫測的力量,牡丹又讓這神秘莫測有了民間樂見的富貴華麗之感。而寫實的荷葉蓋,與鱖魚、青魚、鯰魚、螃蟹的奇妙組合,又讓力量和富貴的貴族審美,賦予了天然的趣味,以及民間的活潑和生氣。動態的龍,還有那些小鮮物,襯托上靜態牡丹荷葉,對立與統一的美學追求,分明就是一幅藍白相間、賞心悅目的盛夏彩墨圖了。六月,南方午后的池塘,出奇的靜。遠處有風吹來。極細切快捷的風聲,裹挾著更遠的雨點。荷葉邊角陡然掀起,似要飛翔起來。然后,主角三爪龍就要登場了——是它,攪動了午后的風風雨雨。

帶蓋梅瓶。還是牡丹和龍紋。不過,龍紋出現了四爪。元朝官窯體制尚沒有明確地確立,龍的皇權象征卻早深入人心。五爪,帝王手中權力已達極致。四爪、三爪,地位階級下移。爪的多少,從一個側面提供了青花瓷主人的身份信息。六件梅瓶,體現宋人以來案頭陳設審美的最高水準。梅瓶原本用來插梅的。插了梅的瓷瓶,青花也隨梅的暗香熱鬧起來。六件梅瓶,分別以“禮、樂、書、數、射、御”的字樣,被主人墨書于器底。禮自周代始,逐漸成為我們日常的審美程式。“六藝”被主人書寫于梅瓶之底,座右銘一樣虔誠地供奉和遵守。規矩,端正著每一天的日常態度。這像是六種人生態度,不僅是手藝。

從出土的青花器皿等級看,研究者認為這批窖藏青花應非普通人家所有。他們在高安縣志里找到了一戶人家的信息——元中晚期高安上泉伍家村伍興輔、伍良臣父子,伍興輔又曾擔任元大都駙馬都尉一職。人們相信,高安的窖藏主人就是伍家。據說,現在高安還有伍家后人?!陡甙部h志·兵防志》記載,至正十一年、十二年,高安戰事尤亂。業內揣測,這批青花很可能是都尉家曾經擁有,為躲避戰事而藏,今天得以重見天日,成為鏈接陶瓷記憶縫隙的文物遺珍。

畫師們的英雄崇拜情結訴諸于青花筆下,成就元青花最具獨特性的人物故事題材

江西高安元代窖藏青花都是花鳥題材,而元青花最具獨特性、令人津津樂道的藝術卻是人物故事題材。

南宋到元的改朝換代期間,話本、元曲唱本和年畫(版畫)廣泛地走進市井民間,直接催生了元雜劇的繁榮。關漢卿、王實甫、白樸、馬致遠等一批劇作家,取材于民間歷史題材創作的雜劇作品,將東周列國漢唐宋元英雄人物故事搬上了舞臺,深受平民百姓的追捧。這個時候,景德鎮青花的創燒,正好讓人物故事有了更好的日用載體。此前磁州窯也有少量人物故事題材的罐、瓶和枕等,為景德鎮窯燒造元青花人物故事作品,埋下了伏筆。事實上,磁州窯的工匠們為逃避戰事來到景德鎮,也將這樣的創意帶到了窯場。于是,元末雜劇的勃興,疊加元末明初的頻繁戰事,客觀上激發了景德鎮畫師們的英雄崇拜情結,并訴諸于青花的筆下。工匠們在反復比較試驗之后,發現橢球體的罐身因為圓周表面比別的瓷器平整闊大,更適合表現復雜的人物通景故事。英雄的豪邁情緒,與壯碩雄渾的青花大罐,氣質上十分吻合。

大名鼎鼎的“元青花八大罐”(青花人物故事大罐),個個都是不可多得的唯一。除了亞洲私人收藏的西廂記焚香圖罐與寶島臺灣王定乾收藏的錦香亭圖罐之外,其余六件均取材于民間英雄故事。

且看英國收藏家埃斯肯納奇收藏的“鬼谷子下山”大罐。2005年7月12日倫敦佳士得拍賣會上,它以1568.8萬英鎊成交,折合人民幣約2.3億,創下當時中國藝術品在世界上的最高拍賣紀錄。該罐所繪故事是“孫龐斗智”的一段,但表現的主體又是孫龐的師傅鬼谷子。軍士持矛開路,虎豹拉車,青年將領掣馬執旗,上書“鬼谷”二字。主人公鬼谷,端坐中車,沒有吶喊,沒有血腥,沒有謀略,甚至連對手也沒有。為了渲染安靜,畫師以細筆一絲不茍地描繪著路旁的松竹和草,那些草,兀自開了花。鬼谷在沉思,將領跟隨,兵士不言,虎豹低頭。松無聲,竹無聲,花草無聲。如果說如此渲染無聲,一定預示某處有大聲的話,那就是軍旗上的“鬼谷”二字。上將伐謀,不戰而屈人之兵——所謂智慧和正義的最高境界。

裴格瑟斯基金會收藏的“三顧茅廬”大罐,描繪的則是中國民間家喻戶曉的故事——“三顧茅廬”,漢末,劉備三次拜訪諸葛亮出山相助。畫中的諸葛亮頭系軟巾、身穿長袍,盤膝坐在蒼松之下,書童雙手捧書匧站立一旁,左前方一雙髻童子正傾身稟告。畫面的另一側,有一枝繁葉茂的垂柳。樹下劉備戴交腳幞頭,著長袍,躬身拜謁。關羽和張飛在一邊竊竊私語,畫中把諸葛亮的高逸瀟灑、劉備的求才若渴,以及關、張二人焦急煩躁的神情體現得淋漓盡致,展現了元代高超的繪畫技藝。元末明初英雄故事,“三顧茅廬”最是深入人心。把這個故事搬到青花罐上,傳遞了樸素的價值觀,忠、義,再加上智慧。

英雄不都是悲壯美,也有陰柔美。日本出光美術館藏的“昭君出塞圖”大罐,就讓人們看到英雄的另一面。此罐蓋為荷葉形,有荷葉葉脈,有鈕。罐口沿裝飾海水波濤紋,肩部有纏枝蓮紋一周,脛部為變形蓮瓣紋。故事講述的是女英雄王昭君出塞的故事。此罐把憂郁美彰顯到了極致:主人公和兩名侍女,綰高髻,著美服。還有兩組六名男子,其中一人手里托著“海東青”(一種北方的鳥),有研究者說那人是昭君和親的丈夫。山石嶙峋,質感甚強。松竹尤其畫得好,似完全出自元末一流文人書畫家之手。畫面的高潮,是昭君手里的琵琶了——它定格在畫面的核心位置。作為劇情最重要的道具,似乎在表達主角王昭君的情緒:“一去心知更不歸,可憐著盡漢宮衣”“千載琵琶作胡語”。以安靜著稱的蘇麻離青,把人物的內心情緒描摹得入瓷三分。透過安靜的東方藍,我們似乎聽到一個女子,毅然決然,面朝故土,“奴去也……”

此外,現藏日本萬野美術館的“百花亭圖”大罐,現藏美國波士頓博物館的“尉遲恭單騎救主圖”大罐,現藏日本安宅美術館的“周亞夫細柳營圖”大罐,都是英雄人物題材。

八大罐以外,繪畫英雄人物故事的元青花大器也有不少十分有名。

一只“蕭何月下追韓信圖”梅瓶就是元末明初青花瓷中的罕見珍品,南京市博物館鎮館之寶。故事的主人公,蕭何和韓信,高祖劉邦的左膀右臂,一文一武。文者蕭何,替主子遍訪天下精英,為其所用。韓信在這個時候出現了。他先奔項梁,再附項羽。韓信是個軍事天才,喜歡出點子。點子沒有付諸實施,再好的點子也得不到驗證。他于是轉投劉邦,卻還是坐冷板凳。沒人用他的點子,他更帶不了兵,于是又棄劉而去。一代軍事家眼看就要埋沒。蕭何在綜合考察后,決定把韓信追回來,正式薦予劉邦。后來這個故事搬上元末雜劇舞臺,也畫在青花梅瓶上。此瓶1950年出土于江蘇江寧縣牛首山的明初開國功臣黔寧昭靖王沐英墓,被考古界認為元末明初所燒,號稱“天下第一梅瓶”。沐英是朱元璋的開國重臣,把畫有蕭何和韓信的故事作為陪葬,一定有其深意。

又如“蒙恬將軍”玉壺春瓶,1956年湖南常德出土,現藏于湖南省博物館。蒙恬率三十萬大軍北擊匈奴,徙民實邊,筑長城,開直道,為秦朝天下,維護了遼闊的北疆安全。后來,秦始皇在游會稽途中病死了,宮廷政變。跟隨公子扶蘇的蒙恬,被賜死。蒙恬的死叫人憋屈。此瓶畫的是將軍審查匈奴奸細,一個普通的戰場細節。畫面中,唯一具有戲劇色彩的是那面四字名號旗幟:“蒙恬將軍”。畫面還精細地繪畫了細節,人物的時髦穿戴,以及安靜地花草和樹木,似乎流露元末景德鎮漢族工匠們某種情緒——讓內心的憋屈,淡去,再淡去。

景德鎮畫師們把舞臺上的英雄故事搬到瓷器上,以青花的方式,敘述內心的豪邁氣概,為中國瓷器留下絢爛獨特的一筆。

標簽: 中國瓷器 景德鎮元青花 蘇麻離青 青花瓷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