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過去的植樹節,武漢市民掀起了一股植樹熱。種一棵樹,表明市民生態保護理念不斷提升,而真正體現一座城市生態治理智慧的,是如何保護一棵樹。

在武漢有不少面子很大的“釘子樹”,它們有的生長在道路正中間,有的讓直路變彎,有的讓設計方案為之更改……長江日報記者連日采訪得知,在城市更新、改造的過程中,武漢本著“能保則保、能保盡保”的原則,不僅盡最大努力保留每一棵大樹,還想盡辦法提升它們的居住“幸福感”。

■東湖風景區湖光閣香樟 榫卯長廊扭出“青綠腰”

慢工細活琢出生態綠心

16日,記者在東湖風景區湖光閣的大師園里,看到了一座“奇怪”的連廊。原本寬敞的直廊在中間扭了個腰,市民劉女士通過稍窄的“腰部”時感嘆:“真有意思,長廊也練出了今年很火的‘青綠腰’,這是故意如此設計的嗎?”

原來連廊的“青綠腰”和兩棵大樹的保護有關。

湖光閣建于東湖湖心小島之上,位于磨山之北,聽濤景區之南,為1931年前后修建。2016年東湖綠道一期修建,湖光閣被確定為大師園,由著名設計理論和設計史專家設計師王受之團隊負責設計,新建了一座中式牌坊、連廊、假山、涼亭等景觀。

這座“奇怪”的連廊就位于大師園與沙灘浴場之間,兼具隔斷、景觀和游憩功能。負責施工圖設計的武漢市園林建筑規劃設計研究院設計師劉超介紹,連廊原本的方案長32米,寬3米,但一棵胸徑超50厘米的大香樟擋住了路。是保留完整的長廊而舍棄大香樟,還是保留香樟而斷開長廊?劉超犯了難。他轉念一想,如果讓長廊繞開香樟,從香樟和旁邊的一株池杉中間穿過呢?兩樹之間的距離不足2.5米,他與同事龔賀明多次到現場反復推敲測量,測量拐彎角度、廊檐與樹的安全距離等,最后將連廊寬度縮窄至1.8米。

連廊本為一氣呵成的榫卯結構,突然的拐彎讓施工量和難度都增加不少。武漢市花木有限公司施工現場負責人黃醒特地又從外地請來榫卯師傅,重新進行測量、制作。

“后來每次來這里,看到這株大香樟和長廊安靜地依偎在一起,我心里就感覺特別幸福,我們的一個選擇,不僅是對有生命的大樹的尊重,也讓這條長廊有了溫度。”劉超說,人和自然和諧相處,對于設計和建設人員來說,可以從愛護并敬畏場地每一棵樹木、每一塊石頭,珍惜和尊重每個設計、每件產品做起。

在東湖,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為避免移植27棵大樹,東湖綠道一期磨山道路段寬度由原定的6米改為4米,二期湖町道建設中,為保護十株水杉,原先路堤填筑的方案也被改為架橋,使斷面變窄,為樹木留出生存空間,甚至還根據風向,在湖浪較大的區域修建疊石駁岸、種植水生植物,以此減小風浪沖刷,保護大樹的樹根。

“正是秉承著生態優先的理念,因地設計,精雕細琢,才將東湖原本的植被都盡量保留,為城市打造了一個美麗的生態綠心。”市園林和林業局規劃建設處王祥說。

■楚望臺遺址公園絲棉木 硬鋪地面鑿出3個“地下室”

讓深層樹根自由呼吸

無獨有偶,楚望臺遺址公園的一株絲棉木的保護過程,也可謂是費盡心思。

楚望臺遺址公園于2011年建成開放,位于山坡上的一株原生絲棉木,建園時被保留下來,并修建了一座3米見方的樹池對其進行保護。

該園管理處主任劉茂紅介紹,絲棉木在武漢地區少見,這株樹高約10米,胸徑約40厘米,比較高大,十分珍貴。但2019年,這株絲棉木長勢開始變衰,黃葉枯枝現象較嚴重。他們清理了枯枝黃葉,為樹木補充營養液,并請來市園林科學研究院植保專家董立坤“診斷”。董立坤到現場后分析,雖然大樹有個長寬3米的樹池,但周邊都是硬鋪裝,導致向四周伸展的深層根呼吸不暢,也無法吸收到中間的水肥。

幸運的是,處理這類問題董立坤有獨家秘訣。他和同事們一起研究試驗后,采取一種挖復壯坑的方法,讓這株絲棉木恢復了長勢。

在董立坤的指導下,該園工作人員選擇樹穴北、東、南三個方向,在樹冠垂直投影范圍內,挖了3個長寬高均1米的土坑,然后將定制的金屬框架放進坑內,再在坑內回填營養土,表面蓋上透氣金屬蓋板。

“有了這3個小‘地下室’,大樹深層根系得到舒展,呼吸也順暢了,施肥也十分方便。”劉茂紅說,每年,他們都要在金屬蓋板下施放餅肥,讓肥力緩緩釋放,隨著雨水滲透到樹根,滋養樹木。此外,為防止積水爛根,他們還在坑內設置了一粗一細兩根水管,用于觀察樹穴里水分情況,以便決定是否需要舀水和補水。

如今這株絲棉木長勢恢復,樹姿優美,是公園的一道靚麗風景。5、6月,它會開出白色小花,隨后結出4瓣的小果,秋天成熟變紅,景觀十分獨特。不僅市民游客十分喜愛,也吸引了不少鳥兒取食。

■布衣參事呼吁“刀下留樹” 兩棵法桐得以頤養天年

武漢美術館大門法桐

2016年中山大道改造時,美術館門前有兩棵大法桐原本要被移栽。年過花甲的武漢市政府參事胡全志聞訊后,緊急呼吁“刀下留樹”,并開展調查走訪和查閱文獻。當時,他每隔一段時間就到現場觀察大樹的情況。當他看到大樹下原有的花壇已經被推土機拆毀時,非常焦急。

胡全志說,經過他考證,其中那棵胸徑近1米、冠幅約5米的法桐,樹齡已經超過80歲,是中山大道上唯一的“80+”大樹,另一株的樹齡也達60歲以上。這棵80歲以上的法桐,在一幅1942年日占時期拍攝的老照片上出現過,照片背景是武漢美術館的前身——金城銀行。當時,在銀行的大院的大門內側種有兩株法桐,一邊一棵,在老照片上清晰可見。直觀感覺樹齡約有10年,據此推算,這棵樹應該種于1931年冬至1942年初,樹齡現在為80年至85年。

2016年9月2日,胡全志向市園林和林業局提出書面建議《緊急呼吁保護中山大道唯一的法桐老樹》,請求對這株法桐進行原地保護。市園林和林業局高度重視,組織了中山大道法桐保護專家咨詢會。來自華中農業大學、中科院武漢植物園、湖北省林科院、武漢市農科院林業果樹所、華中科技大學等單位的5位專家實地查看后,一致認為,中山大道武漢美術館門前的兩株大法桐,具有重要的歷史和文化價值,應該進行原地保護。

為了保護好這兩株法桐,相關單位對原規劃方案進行了調整,將歐式噴泉改為地面式,草坪面積擴大。兩株大齡法桐雖然都不在中軸線上,但也不妨礙景觀效果,均得以保留。

看到它們能夠繼續留在原地幸福生活,胡全志十分欣慰:“它們和武漢市民相伴這么多年,我們應該讓它們頤養天年。”

(記者 楊曉雨 明眺生)

標簽: 東湖風景區 原生絲棉木 武漢美術館 兩株法桐